首页 >  特别推荐

姜思达从犀利辩手到温和采访者是选择也是本能(2)

作者:

来源:

发布时间:2020-01-15



姜思达有很多假发和一些只穿给自己和同事看的夸张衣服,几乎不会穿出工作室。




  (上接C05版)

  3 美是他的追求,也成了标准

  他注册了微博小号,主要用来搜索自己,自嘲行径有些猥琐,也表示自己用名声赚钱,关注外界评价属于工作的一部分。

  姜思达位于华贸的工作室准备重新装修了,随后会添置新的工位,团队也在着手招人。除此之外,还有若干个谈定的商业活动等待着他。他跟团队撒娇,怎么这么多事啊!去年十一他休了两天假,之后再没有休息过,原本计划春节期间带妈妈去国外度假,好好休息一下,可妈妈的签证没有办下来,他得重新选择目的地。

  在某时尚品牌的年终盛典开幕前,姜思达团队在酒店房间里分头忙碌,除了偶尔交涉工作提高音量以外,大部分时间都是静悄悄的,像是怕打扰到别人。蓝牙音箱播放着姜思达手机里的音乐,他坐在化妆镜前,由造型师摆弄着头发,时而刷刷微信。一杯干白放在触手可及的位置,稍远一点,是盒打开的细烟。造型做完,他发现一首歌已经播了好几遍了。

  他前一晚刚从外地回来,凌晨落地北京,直接拎着行李赶到年终盛典的场地走台,全部流程过完,已经早上四点多,中午又赶到指定的酒店准备。姜思达平日贪睡,睡眠时间不够,容易焦躁。不过,他现在的时间已被压缩成表格,年底是各类活动的高频时段,他要在更多的场景中出现,兑现自己的成绩和影响力,他的焦躁也被表格切碎了。

  当天他要拍摄三组照片,发布在不同渠道,照片拍得好看,他就高兴。他觉得现在粉丝过度关注他的观点,他更在意自己美图的传播,“我真的希望大家可以简单地欣赏我的美貌,我在散播美丽,我的内心变得自信和强大”。说这些话时他有些羞涩,与微博上自信的“美神”不一样,更可爱些。

  除了拍摄工作,晚上还要做一个三分钟的演讲,稿子是凌晨走台后回家现写的,中午和团队见面时,又过了一遍,没有问题,前职业辩手的功底仍在。

  四年前,他给自己定下的收入目标,如今是他的月消费额度。破圈成了创业者和创意者,事业图景有了更丰富的可读性,曾经被辩论放大的乖张,如今只保留在穿衣风格上。

  团队工作人员反复熨烫一条半截婚纱样的裙子,开始以为是帮哪个艺人朋友准备的,后来才知道那是姜思达拍摄用的服装。倒也不意外,他的穿衣风格给人的印象一直比采访、辩论更深。2019年是姜思达的“华丽”年,经常穿得很隆重,他说生活就应该这样。

  姜思达工作室的衣架上挂着假发,是他的个人物品,他经常戴着假发上班,衣服也比拍摄大片时更夸张,团队早就习惯了他的风格,他在这种习惯里感到安全。

  他有很多只穿给自己和同事看的夸张衣服,几乎不会穿出工作室。他向往穿衣自由,但心理还不够强大,他说这是需要建设的,“我可以出没在公众场合,但害怕别人觉得我奇怪。有时候特色、好看、奇怪可能说的都是一件事。”

  他记得一个发生在夏天的情景,那天他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小海军,出门上了出租车,司机是一个大老爷们儿,路上几次夸他衣服穿得好看。姜思达说,司机夸他时眼睛是放光的,那是由衷地欣赏,他特别开心。

  美是姜思达的追求,也成了标准。《仅三天可见》第一季只做八期,但联系的艺人超过八十个,其中一部分靠颜值直接入围,例如费翔、范冰冰。联系费翔时,费翔已进组,等到戏份杀青,节目的嘉宾名单已经确定了。他想在下一季继续邀请费翔,因为长得实在太好看了。

  如今姜思达微博上美图越来越多,有硬照,也有生图,生图偶尔会标注“生的”。美图转发量高,虚荣心就有巨大满足,超过文字。他注册了微博小号,主要用来搜索自己,自嘲行径有些猥琐,也表示自己用名声赚钱,关注外界评价属于工作的一部分。

  他已对大多数评论脱敏,因为关于他业务和风格的评论渐渐趋同,他从中意识到自己的特质。但也有例外发生,他搜自己的时候曾搜到一个有些影响力的中V,评价他的采访故弄玄虚,假装浪漫。他觉得这个说法挺不一样,就默默关注那个号的动向,后来发现对方就是故意骂他,把他气坏了。“红口白牙跟那儿乱说,我的愤怒跟他是谁关系不大,跟他说什么关系最大”。

  姜思达的粉丝女孩居多,无论在网上还是现实中,都特别喜欢对他喊加油,他在微信里问胡蓉,是不是我在网上表现得太弱了?胡蓉回想起第一次去姜思达家做客,姜思达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拿出来,至少问了她一百遍,你高兴吗?

  “他太敏感了,很会察觉别人的情绪,又特别顾及别人的感受”,胡蓉说,“这样的性格容易活得累”。

下一篇: 姜思达 从犀利辩手到温和采访者 是选择也是本能(1) 上一篇: 许良杰:从职业经理人变身投资人,已默默离职新浪5个月